拍拖與繼續用情趣用品並無衝突

拍拖與繼續用情趣用品並無衝突

在網上有女孩問:男生不能滿足自身,想買情趣用品但另一方不許,應該怎麼辦?絕大多數留言板留言都很貼心地表明,這全是男生的小心思,自然是擔心確實敗給假的,情以何堪呐……充分考慮男人的心聲,還是就這樣吧。但說真話,在夫妻生活上,做為相對性傳統靦腆的女士,大家有時對男生有點兒過度貼心了,貼心到大家經常會忽視自身的真正體會。

為何要找男友?是嫌香蕉蘋果不足大,還是絲瓜價格上漲了?

私以為,真實的倆性公平應當便是——當一個女人真實剛開始像男生一樣,無所顧忌地表述性與衝動時,便會發覺,有著一件能讓自身歡樂的情趣用品有多關鍵,這與是不是有戀人不相干。

女性應用情趣用品,是為了更好地好好愛自己

浜野佐知作為一名女士情色電影電影導演,日本曾被看作半獸人,由於她向巨大的AV文化創意產業提出異議。“這種影片,一切以男士的衝動為主導,電影鏡頭只聚焦點女性的下身。女性的人格特質被奪走,人體被有機化學,變成男士欣賞盤玩的目標。女性臉部歪曲會讓男生覺得吸引的歡樂,可那樣不但會讓男人對女人的生理需求產生誤會,更會讓女性對本身的性和高潮迭起產生誤會。”

“我務必要告知美女們:這些影片裡的女士,根本沒有一個是歡樂的,享有的,獲得高潮迭起的。”

浜野佐知是那麼說也是那麼做的,她在日本的電影領域內被“弱化”30年,期內拍了300部情愛電影。她的第一部粉紅映畫,描繪的就是一個十七歲的女生自身挑選男生、挑選性行為方式,而且在這個全過程中獨立、長大的小故事。

浜野佐知告知大家,當女性剛開始真實尊重自己,正視自己的衝動後,便會發覺:你的高潮迭起,是一種從沒在男性電影中出現過的,十分奇特的體會。有科學研究證明——英國用磁核共振查詢男孩和女孩高潮迭起的人的大腦主題活動,男生的高潮迭起一閃而滅,女人是全部腦殼放煙火。

女性的高潮迭起高深莫測,這般秘密而奇妙,單是靠拼一名勢單力薄的男生,很有可能確實不好。這,便是大家必須情趣用品的緣故。以前訪談過一款時下十分火爆的女士情趣用品“小怪物”的研發人員,她們的互聯網大資料也有一項更趣味的統計分析。

那便是——女性的高潮迭起,原先也是能夠被共用的?

據調查,有一位來源於廣州市的92年女孩,造就了最火爆的波型,此波型被應用8948次,為5026名女士產生高潮迭起。

因此 ,你要會提出:“本來家裡有男生,女人為什麼也要用情趣用品?”這一稍顯孩子氣的難題麼?

實際上呢,適度地應用情趣用品,不僅是為了更好地自身,也是為了更好地摯愛的人。

《工作女郎》是一部十分趣味又寓意深刻的韓國情愛影片。

小故事的女主人翁寶姬是一名在職人員場中叱詫風雲的新時期獨立女性,可是由於與老公長期欠缺溝通交流和很多年的無性的婚姻,這一看起來和睦寧靜的家中,實際上早已有名無實了。老公的外遇、初入職場的挫折,工作與感情陸續而成的極大嚴厲打擊,讓寶姬迫不得已剛開始正視自己日常生活早已存有的諸多難題。再隨後,她與朋友蘭熙相遇並入股投資了蘭熙所設立的成年人器材店,一瞬間她從上班族女精銳超級變身變成情趣用品店老總,日常生活也因而剛開始改變。

從來沒有觸碰過情趣用品的寶姬,對各種各樣震動按摩棒、小玩具驚歎不已,她惦記著把公司經營好,那前提條件便是自身親自使用,清楚掌握。再隨後,她才發覺以前與老公長時間的無性的婚姻,並不是起源於“你不想給,因為我不想要”的意興闌珊,只是她並不敢相信老公能帶來她高潮迭起,而老公也感受到這種,因而備受嚴厲打擊,暗暗外遇。

“假如儘早發覺,這種能夠給夫婦同用的樂趣玩具,該可好了。”她感慨。好在人生如夢,要是認真堅持不懈,都會有一定的轉折。她剛開始反省自己往日兩年應對無性的婚姻的“駝鳥”情況,女性頑強單獨當然是好的,可有時想保持住一個家的幸福,自然也必須適度的溫柔和學好為夫妻性生活增加神秘感。與丈夫複合型後,她不但在夫妻性生活中慢慢積極,夫婦逐漸更為親密無間,還十分搞笑幽默地和丈夫在夫妻生活中開展各種體位的試著,進行幾近性社會學學術研究層面的溝通交流,且處理完畢,更會用於具體指導成人店的新產品研發……

婚姻生活並不是一場交易,請隨時隨地維持住撩人的魅力

就仿佛有些人說:完婚不代表著關掉釋放出來風采的電源開關,收攏自身的小雷達探測,逐漸釋放母性光輝,缺乏了美少女風采。良家少婦們提倡自重自愛,可是自重自愛肯定不相當於自身品牌形象的捨棄,自身工作追求完美的捨棄,膽怯於家中中依靠,依附於,這哪兒是自重自愛?這叫自甘墮落啊。

像寶姬那樣,直面問題,學好有效地應用情趣用品,又何嘗不是一種婚後自身升值的資產呢?

歸根結底,高品質的性,不僅是我們與老公獲得和睦感情的必由之路,也是一條通向自身探索的路面。

在倆性學中有那麼一種趣味的叫法——人生低谷在性層面,“高潮迭起”的這些有可能是那樣的:有一次邂逅,或者一次工作經驗,如果有過一次C的覺得,那麼C的味兒就留到女士的人的大腦裡。

倘若老公並不是可以讓她做到C的,就算做到AB,她這一輩子都是會追求完美C,這也是人生低谷很重要的緣故,自然換做男士也是。

夫妻生活為何偏要來到中老年才看起來尤其關鍵呢?

除開生了小孩、完成了自身的地位之外,中老年是一個探尋信心的全過程:我從哪裡來?怎樣變成真實的我?我想要什麼?因此 C對很多人而言,就變成了最終目標。

經典的文學著作《安娜·卡列琳娜》曾刻骨銘心地體現出這一點。一位皇室妻子,有影響力有相貌富有,在她中老年的情況下一定要逃出來,跟一個看起來很不可靠的男生跑了。這名上層社會的中年婦女,為何那麼固執地追求完美此外一種很有可能不屬於她的日常生活?

褪掉包裝過多的綺麗外套,不那麼極致,或許才算是最真正的她。要我講,真實美好的生活,就得既能愛你麼麼噠,還要啪啪!

一位做女士情趣用品開發設計的女孩跟我說:女性應用情趣用品,是為了更好地好好愛自己,那樣的女性愈來愈多。

我尤其感歎,總算,女性對性生活的要求能夠不必藏著掖著,乃至心裡填滿羞恥感和負罪感,性的考慮越來越與閱讀、旅遊、買東西一樣,是女性正大光明的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