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腕錶可以飛

只有腕錶可以飛

2020年過去,來到2021年,盼了足足一年有多的飛行旅程還是遙遙無奇,不為玩樂,只為工作的瑞士表展之旅亦再度告吹(沒有實體表展,還是有網上的,且看今期的大量新表介紹,下期陸續有來)。以前是飛去瑞士率先看新表,現在只能等新表巡迴飛到香港,碰巧今年首季推出的飛行表也不少,地通拿新款有、復刻懷舊也有,邊寫邊想著甚麼時候可以再飛……

今年IWC再度以Pilot’s Watch系列為主角,推出多款新作,包括這款Pilot’s WatchChronograph41。IWC飛行表系列旗下款型眾多,主要分作Pilot及Big Pilot,前者以為英軍製的Mark11為藍本,後者始於為德軍製的Ref.IW431,表冠是兩者的最大分別,Big Pilot的表冠真的特別大。在這兩大分支下還有Spitfire、Top Gun及小王子等款型,新作Pilot’s Watch Chronograph41屬Pilot款,以2019年的Spitfire計時表為基礎,不鏽鋼表殼直徑41mm,配藍色或綠色表盤,選襯小牛皮帶或不鏽鋼鏈帶。腕錶設有EasXCHANGE系統,輕按表帶按扣便可卸下表帶,換上其他心儀帶款。

腕錶內置69385型自動計時機芯,提供時間、雙曆及計時功能。即使表盤呈現不少資訊,但在勻稱的佈局下仍能清楚顯示,表盤9:00及12:00位置為計時盤,小秒盤於6:00位,配上全表唯一的紅色指針,星期及日期窗並列於3:00位置。透過表底視窗可看到機芯,而腕錶防水深達亦達100米。
 

ZenithPilot Type 20 Chronograph Silver

 
Zenith是飛行表先驅,早在二十世紀初已經為飛行員製作腕錶,1909年法國飛行家Louis Bleriot便佩戴Zenith時計駕駛飛機飛越英吉利海峽。回想當年還是懷表時代,腕錶未成氣候,更遑論飛行表,故其時設計都帶有濃厚的懷表風格,再按飛行員的需要去釐定造型。當時Zenith飛行表以圓殼配大表冠,是為了方便飛行員戴著手套校時,採用啞黑色表盤是希望減低陽光反射,大型數字時標及指針可清晰顯時,古典飛行表大都是這樣設計。Zenith停了創作飛行表好一段日子,重新推出時取道復古路線是明智決定,加上表盤印有品牌專利的「Pilot」,更能突顯品牌與飛行表的歷史淵源。

現在的Zenith Pilot系列帶有古典飛行表味道,同時加入額外元素強化其歷史感,如採用復古不鏽鋼、青銅及銀製表殼,今年推出的Pilot Type20Chronograph Silver銀殼款可說是以現代手法演繹的古典飛行時計,並非復刻,而是把飛機元素融入設計之中。

腕錶表殼以純銀製作,銀會隨歲月變色,故不用等太長日子已能呈現歲月感。銀色表盤以飛機機身為設計靈感,加入坑槽及圓點裝飾,模仿機身金屬面板的鉚接細節,其刷紋效果更可增強質感。其表殼尺寸甚大,直徑達45mm,故盤面空間十足,即使內有一對分鐘計時及小秒副盤,外有一圈軌道式密分刻度圈,還能完整顯示一圈巨型阿拉伯數字時標,加上教堂式指針,貫徹其易讀原則。為配襯腕錶的銀白亮色,時標及指針均塗以白色夜光物料。

腕錶搭配的棕色小牛皮表帶是特別設計,配有鉚釘扣子裝飾,取材自飛行員所佩戴的頭盔。可見腕錶希望利用各種元素喚起人們對昔日航空的情懷,多於純粹的復刻。另外,雖然腕錶採用雙盤佈局,但內裡還是搭置El Primero4069高頻計時機芯,只是為符合懷古效果,才除去12小時累計功能。
 

OrisTLP Limited Edition

 
一個世紀前,人類要完成飛行之旅,無論是機械腕錶或飛行儀錶都極為重要,今日儀錶已電子化,腕錶更非必要;但這段淵源還是備受重視,腕錶品牌經常與航空機構或公司合作,如成為航空公司或飛行隊的夥伴,又或是支援飛行計劃,而Oris便選擇與戰術領導計劃(Tactical Leadership Programme,TLP)結成夥伴。

TLP是一所精英飛行員培訓學校,成立於1978年,總部位於西班牙的阿爾巴塞特市,提供多種飛行訓練課程,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全球戰術空中行動作準備。作為合作夥伴,Oris特別為TLP的畢業飛行員送上腕錶,都是專門訂製,腕錶底蓋會刻上姓名及計劃年分。即使不是TLP學員,還是有機會得到同款腕錶,因為Oris為紀念此次合作,還額外製作了TLP LimitedEdition,只差在底蓋換上TLP標誌而已,生產數目為750枚。

這款限量版腕錶以品牌Big Crown飛行系列的ProPilot款為創作基調,是一款簡約實用的雙曆腕錶。它以墨綠為主色,見於表盤及表帶,靈感來自TLP的飛行員服裝,表盤文字所用的米色則取自TLP徽章中的老鷹圖騰,6:00刻度上亦低調地點出腕錶與「TLP」有關。

腕錶造型碩大,表殼直徑達44mm,以槍灰色PVD不鏽鋼製,沿用系列的斜齒表圈。這亦是一個心思細節,因斜齒還會出現於表冠及底蓋邊緣,從側面看便呈現銜接上下的「齒輪組」效果。啞面表盤符合飛行表的低反光要求,白色的阿拉伯數字時標及指針確保報時畫面清晰易讀,秒針用上黑色針桿,讓視線直接落於紅色針端讀取秒數,黑底白字的星期及日期窗則位於3:00位置。此等都不是甚麼新奇設計,但卻在每個細節裡放了心思,造就一個和諧清楚的報時畫面。

此外,腕錶所用的不是一般尼龍表帶,而是由Ventile製作的表帶,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瑞士為英國皇家空軍開發製造的耐磨、防風雨純棉織物,故這表帶將更為耐用可靠。
 

LonginesAvigation BigEye Titanium

 
既然腕錶在飛行史上擔當如此重要的角色,那品牌歷史愈悠久,便愈有機會參與其中,作出貢獻,如擁有逾百年製表傳統的Longines,其WeemsNavigation及Lindbergh Hour Angle腕錶便是人所共知的飛行表經典,在這兩款以外,品牌還研製過多款飛行表,如Czech、Type A-7及BigEye等,它們都不時復刻登場,今年便有AvigationBigEye的鈦金屬版。

Longines是少數為飛行表加入計時功能的腕錶品牌,Avigation BigEye的原型是一款三十年代的作品,由於其3:00位的30分鐘累計盤特別大,故有BigEye之稱。一般腕錶佈局都講求平衡勻稱,這種不對稱佈局不單在三十年代,在今天看來亦具特色。今年的AvigationBigEye是2017年款的延伸版本,當時腕錶以不鏽鋼表殼配黑色表盤,造型比較傳統,還奪得了GPHG2017的最佳復刻腕錶大獎。今年新作則改以鈦金屬表殼配藍色漸變表盤,襯天然棕色皮表帶,展現出不同風格。

鈦金屬表殼直徑41mm,表冠浮雕經典的飛翼沙漏標誌,其圓柱式計時按鈕特別突出,是為了方便飛行員使用。新作表盤設計修飾更為精緻,盤面呈黑藍漸變,以微粒砂紋綴飾,配倒三角排列的黑色三副盤,指針則經黑色噴砂處理,阿拉伯數字時標及指針塗有暗黃夜光塗層。整個畫面的色調及質感處理皆精細恰好,高對比的色彩用上啞色處理,豐富而不刺眼,各種資訊顯示清晰不含糊,在現代美學及復古情懷中取得了平衡。腕錶背面相對平淡,底蓋刻有飛機圖案,隱藏了內裡的L688矽遊絲導柱輪機芯。
 

Bell & RossBR 03-92 Golden Heritage

 
Bell&Ross於誕生之初便與航空有著極深連繫,然而與一般腕錶品牌不同,它們並非以飛行表為重心,而是以飛機駕駛艙儀錶板為創作起點,所以Bell&Ross的腕錶沒有強調一般飛行表的設計元素,而是方方正正,黑白分明的,這就是飛行儀器講求的清楚易讀,精確穩定。雖然現在品牌作品已變得豐富多樣,但旗下的Heritage系列還是能突顯這種特質。

今年品牌系列推出新作BR03-92Golden Heritage,以六十年代儀錶板為靈感,腕錶採用42mm不鏽鋼表殼,表面經砂紋打磨,黑色太陽放射紋表盤襯托鍍金指針及數字時標與刻度,連日期窗亦以黑盤金字相呼應。搭襯印有品牌「&」標誌的皮革表帶,簡潔中不忘展現品牌風采。
 

BreitlingAvenger Automatic GMT 45Night Mission

 
Avenger是Breitling三大飛行表系列之一,其他兩個分別是Navitimer及Aviator8,三款之中又以Avenger作風最為強悍,大表殼、粗線條,並且以功能款為主,如計時款及GMT款,新作有黑綠配色的Avenger Automatic GMT45Night Mission。

腕錶採用45mm黑色DLC鈦金屬表殼,雖然是飛行表,但亦有高達300米的防水深度。配單向旋轉表圈,刻有分鐘刻度可作簡單計時。24小時刻度印於黑色內表圈上,配亮眼的橙色指針報出第二時區。綠色表盤襯托白色刻度,那鋼印體數字是系列特色,取材自航空母艦甲板上的數字。腕錶由32型自動機芯驅動,已取得COSC認證。腕錶只限量生產2,000枚,故密封黑色底蓋印有「ONE OF2000」字樣。